隔离病毒不“隔离工作”灵活就业提升职场安全

  手机买菜、无接触物流、远程办公、直播授课、直播卖房……这些看似离全面普及尚还遥远的生活、工作方式,在此次疫情期正成为常态,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——属于“隔离经济”。人们隔着口罩、隔着手机或电脑屏幕,让工作和生活得以用特殊的方式延续。

  当前,线下实体零售业正在谨慎复苏,各地复工返工仍在稳妥推进,疫情对部分人群的收入已经产生了一定消极影响。而在这次的疫情大考下,有部分产业或商业形态,却实现了意外的逆势增长。

  在线下,每日优鲜、叮咚买菜、盒马鲜生等火了,生鲜电商、社区团购、外卖等行业紧急招募了不少人加入其中;而在线上,直播卖货、手机卖货等,也让个体商业力量得到进一步的释放。在这个非常时期,灵活就业成为了抵抗疫情影响、开拓收入来源的新路子。

  疫情影响下,餐饮、零售、交通、旅游等行业遭受冲击,随着企业复工一再延迟,服务业受创,线下门店关门,这一状况已是非常时期线下经济的普遍形态。

  疫情防控隔离病毒,却未隔离消费热情。实体商业客流虽然下滑,以社区团购、电商为代表的线上经济却迎来了逆势增长。例如,在购买渠道缩窄后,大部分居民纷纷开始线上买菜,以每日优鲜、盒马鲜生等支持“到家”业务的生鲜电商业务增长显著。

  与此同时,淘宝、云集等在线零售业务也迎来发展高峰期。淘宝公布的数据显示,2月以来,每天都有3万新商家入驻淘宝,转型线上;淘宝直播新开播的直播间数量同比翻倍,新开播场次同比涨110%。而云集,也通过会员KOL在“代言”频道直播卖货,拉动平台销售增长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更多线上销售方式被开发,房产人开启线上卖房、高端餐饮品牌外卖化、为数众多的个体工作者转型成为线上店主,开启线上售卖模式,直播主播、掌上店主等个人商业力量崛起。

  家住“疫情中心”湖北武汉市江岸区的餐馆老板娘贺芬芬表示,疫情之前,她和丈夫在武汉市中心医院附近开了一家餐馆,现在餐馆暂时歇业,不仅餐馆没了收入,还得继续缴纳租金。她透露,非常时期,她和丈夫特殊收入来源就在于上述的云集。身为云集会员的她,目前一个月通过云集可获得1万多元收入,使生活不至于受太大影响。

  在云集上,会员们不仅能够以优惠价格购买到心仪商品外,如果通过分享和推荐商品并达成交易,还能获得一定额度的报酬。云集的这种社交分享型商业,成为不少人尤其是“宝妈”群体在家灵活就业的选择。

  此次突发状况,还推动了线上“云办公模式”、“云课堂”的流行,用户使用钉钉在线、上课,使用zoom在线开会盛行。在线办公的生活方式显现新活力,这让不少职场人士开始重新思考办公模式:能否打破传统“朝九晚五”,让工作摆脱时间、空间的束缚?

  灵活就业方式的崛起,是工作观念、择业标准、经济发展综合作用的结果。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的完善、各类互联网平台的兴起,碎片化的人力资源得到了容纳空间,个体不必进入传统企业即可实现营收,这为灵活就业提供了发展的前提。

  在美团2018年发布的《2018年外卖骑手群体研究报告》显示,美团外卖骑手80、90后为骑手群体的中坚力量,占比高达82%,而时间灵活可控则是吸引力之一。相比于工厂狭窄压抑的工作空间和枯燥单调的流水线作业,更多人选择了相对灵活可控的外卖骑手行业。

  * 除《中国经营报》署名文章外,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。

  * 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  *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国经营网” 或“来源:中国经营报-中国经营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(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)。

  因为一篇写自己在看守所内遭遇的网文,拥有英国计算机和金融双硕士学位的张岩,让“一家人陷入麻烦中”。...[详情]